站在高處的那人—祁家威

2017/05/09
站在高處的那人—祁家威
站在高處的那人—祁家威
站在高處的那人—祁家威
站在高處的那人—祁家威
站在高處的那人—祁家威
站在高處的那人—祁家威

1986年,祁家威召開了一場「國際記者會」,宣告自己的性傾向,成為台灣首位公開出櫃的同志。2000年,祁家威第一次具狀聲請同性婚姻釋憲,最後以大法官拒絕受理告終。2015年,祁家威與台北市政府先後提出同婚釋憲聲請。從公開出櫃開始,30年來,祁家威無數次向行政、立法、司法機關請願、抗爭,要求給予同性伴侶婚姻合法登記,皆遭駁斥拒絕,直到今年2月,司法院宣布大法官會議將就同性婚姻釋憲聲請案召開言詞辯論庭。這位一生為婚姻平權奮鬥的台灣同志運動第一人,終於等到國家體制正面回應的一天,終於有可能不再只是那站在高處的男人,不是那高舉彩虹旗的人,而是和所有人一樣的人!

有一個同志,讓所有人仰望

對中年以上的同志,祁家威當年轟轟烈烈的出櫃,以及他在90年代投身愛滋防治,穿著奇裝異服在街頭發放保險套,是難忘的回憶;而年輕酷兒對祁家威最深的印象,或許是每年同志大遊行,抬頭仰望時,在不知名的高處揮揚大大彩虹旗的模糊身影。偶爾遊行隊伍中會傳出小聲探問:「欸,那裡有人揮旗子耶,誰啊?」「你不知道嗎?那是祁家威啊!他每次都會來。」那面空中奮力揮舞的彩虹旗,彷彿成了同志遊行不可或缺的儀式,一種精神象徵,提醒所有參與者,有一個人已經為同志平權奮鬥了三十多年,至今不懈。而祁家威說,對於如此帶有戲劇表演性質的場面,他的初衷不過是「最少要有一個同志,讓所有人抬頭仰望。」

時間回到2003年,第一屆台灣同志大遊行,祁家威帶著陪他參與三次紐約同志大遊行的彩虹旗走上台北街頭。在衡陽路上,他注意到坐在公車上的人,行經遊行隊伍,一定會低頭往下望。「低頭看人,就是輕視,一旦仰望,自然興起崇敬之心。」於是祁家威立刻站上一輛送貨車,要所有經過的人車,都必須抬頭看向他。從此以後,只要是遊行,他必定要找到制高點,「這也是一種心戰,不能讓同志被輕視。」

我是革命家、社運者、Dayway Chief

祁家威公開出櫃那年,常被定位為台灣同志運動的起點,但對他而言,早在高中向師長同學宣告自己愛同性的那刻,已是投身運動的開始,只是真正以實際行動推動平權,契機卻是愛滋病的爆發。80年代初,愛滋在美國同志社群造成嚴重恐慌,意識到台灣也將無法避免愛滋的影響,祁家威主動向衛生署自薦,可以協助做高危險群的防治。他在男同志聚集地台北新公園(今228公園)一方面宣導愛滋防護,一方面鼓勵朋友們爭取婚姻平權、同志人權。「當時大家都覺得是天方夜譚,不可能的事。」祁家威笑說,就算他後來開了記者會出櫃爭平權,公園的夥伴們還是覺得他簡直是發神經,那是一個沒有人相信同志平權可能成真的年代。

為何面對種種挫折及不理解,祁家威還能懷抱永不失望的熱情與信心?他說起了父母的影響:「從小家裡對我們的訓示,就是只問事情對不對,該不該做。該做的話,就問你能不能做,會不會做。」祁家威回憶,他的父母一向鼓勵孩子多方嘗試,打破思考的框架。「小學快畢業時,我家是端午吃月餅,中秋吃粽子。」再怎麼根深柢固的文化傳統都不是一成不變不能打破。在父母開明的教育下,高中時祁家威將自己原本的英文名字David改為自創的Dayway,又將祁的英文拼音由Chi改為Chief。「day是一天,way是方法,過一天的方式就是生活,Dayway Chief就是生活的領袖。」他更自詡為革命家與社運者,是一個改變觀念與制度的領導者,而使命的核心就是推動婚姻平權。

婚姻平權就是同志平權

年輕時祁家威就勇於衝撞政府體制,向政府要求與伴侶登記結婚,聲請釋憲,屢戰屢挫,屢仆屢起。這次大法官會議終於決定將他與北市府的聲請案併案審理,他滿懷樂觀,卻也擔心結果不如預期。戲稱自己是禍害遺千年的祁家威說:「我是命長的,還能再等,但有些人已經等不下去了。」問他為何對推動婚姻平權如此執著,他毫不遲疑地說:「婚姻平權就是同志平權,婚姻平權不是同志平權最重要的一項,是唯一。」所以他堅持不能是專法,不能是反歧視法,只有修改民法將同志無差別的納入婚姻之中,國家才真正在法律上確立同志的人格與尊嚴。

從少年到白髮,祁家威當年在新公園對夥伴立下追求平權的不可能之夢,或許到了最接近開花結果的一刻。他骨立削瘦的身影三十年如一,歲月在他臉上刻畫的痕跡更顯蒼勁。儘管常是獨自現身同運場合,他充滿自信的堅定語調,總讓人覺得他不畏孤單。然而提起去年獲頒酷摩沙獎「酷兒先鋒獎」時,祁家威難得遲疑了一會:「這算是很大的肯定,至少那麼多年,有人覺得我做得不錯,對我意義很大。」或許在同運的漫漫長征路上,他也曾有過寂寞的一瞬。

無論如何,我們總會知道,在同志要求社會「平視」的此時,那位年年站在高處,讓所有人仰望的身影,仍會在平權路上,與所有人並肩奮鬥,直到當年他許下的願望,向光折射出最美麗的彩虹。

 

■文/ 林思慧‧攝影/ Hedy Chang

本文轉載自LEZS25〈站在高處的那人—祁家威〉。

 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