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條通開始的T吧之路‧番外》再見了,我的領帶,我的「美國舞男」

2020/01/09

七○年代末,美國舞男(American Gigolo)電影,讓李察基爾一砲而紅,成了性感男星,一首「Call Me」電影主題曲,讓人腳步輕盈。我自己也非常沉迷這部電影,沉迷的原因是我希望化身成為電影裡的李察基爾,既性感又迷人,可以迷倒眾多女人;當然不是想成為「舞男」,而是具備「舞男」的美色。

而我最大的愛好正好就是愛女人,當然囉愛歸愛,可不是說說愛就可以得到愛,所以通常只是春夢一場,不過餘波盪漾不停。

在電影裡,做為一個高級舞男,必備的服裝行頭絕對少不了,於是我們看到攤在一床的整套同色系的西裝、襯衫、長褲、領帶、皮鞋,一套套的展現在電影裡,漂亮的橄欖綠皮鞋,窄版的細長領帶,窄領的襯衫領,緊繃的牛仔褲,性感的凸顯出大雕,我把這樣的影像,這樣的李察基爾,毫不客氣的化身成為我自己。

舞男除了漂亮的外表,還要有健美的體魄,但我生來瘦小,勉強號稱身高160,但為了練就及加強我的十指功力,每天勤加練習手握彈簧,扶地挺身,蹲馬步,以跆拳式的英姿,奮力的踢腿,無非是向「美國舞男」看齊,雖然是東施效顰,不及人家一根腳毛,但有目標就有希望。

我開始買領帶,毫不畏懼的以一個T的身分,穿起西裝打起領帶;之前,大部分的T只是穿西裝、西褲、襯衫,但這是一般較中規中矩的穿法,很少有人會打領帶。

我買了很多條領帶,有時候搭配背心,有時候搭休閒式的西裝,對領帶有了迷戀,好似有了一條領帶,就足以撐起我的外表,也滿足了T的雄性虛榮感。而我同時也得到很多讚美,但當我要贈送領帶給朋友時,朋友的驚慌拒絕,讓我感覺自己好像是一隻孤鳥,雖然當時唱熱門音樂的黃曉寧,比我更是早早就穿西裝打領帶了,但畢竟她是公眾人物,大部分的T還是屬於安分的中性打扮,領帶給人的是極端男性象徵。

我不記得我這樣的打扮,有吸引到誰,或者有幾個一夜情,但不時興打領帶後,我又毫不猶疑的丟棄,對領帶的愛戀及迷思,也在一時之間瓦解,就像愛情一樣,總是隨著季節,隨著各自的心情轉換而變質。愛情從來沒有永遠,只有無限包容的愛,才可能擁有較長久的時間,否則就只能記住曾經擁有的那一刻;當然了,愛哪裡這麼簡單,它總是在失去時,叫你愛恨情仇翻滾不已——我又說到那了?

要說的是,立志以美國舞男,李察基爾為榜樣的那一年,好像沒吸引到喜歡的女生,更別說是愛情了,沒有收獲的一年,再見了,我的領帶,我的「美國舞男」。

 

延伸閱讀
從條通開始的T吧之路1》 看到長輩記得叫聲Uncle,老一輩的T吧文化
從條通開始的T吧之路2》口袋不夠深,別上條通T吧
從條通開始的T吧之路3》開開關關居無定所的高雄T吧
從條通開始的T吧之路4》所有的傷痕都在這裡卸下
從條通開始的T吧之路‧番外》條通的青春,我的冒險「吧」業

 

 ■撰文/培英‧攝影/阿海Ocean、穗波小姐、Toby H. ‧造型/蔡宜潾‧Model/培英、宜庭、Anna、e登、程鈺惠(小P)、林佾嫻(Carol)、EM、辜佩怡‧化妝/劉家旗、諶俐廷‧髮型/潘侑丞‧服裝助理/游千彗‧服裝提供/Purr

■ 本文節錄自LEZS5〈再見了,我的領帶,我的「美國舞男」〉,2012

 

延伸閱讀